冷灰
24号
启体

020 擂鼓山(1 / 2)

作者:追星HZY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三个月的时间一转即逝,林恒带着妻子李清萝,女儿林朝英在一个月前就赶往擂鼓山。他们度不慢,遇到平坦官道更会日夜不停,大概其了三十二三日,便来到了擂鼓山下。

擂鼓山下,山路难行,马车根本就上不去。林恒停了马车,把李清萝、林朝英扶下马车,道:“我们要走一段山路了。这擂鼓山的路不好走,你要小心一些。”

李清萝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把女儿交给林恒抱。自当日林恒告诉她,她父亲可能死了,母亲嫁了人后,她就一直不太高兴。在她的心里,母亲是爱父亲的,而父亲则不是一个好的角色,可原来父亲不是抛弃了她们,而是可能死了。那么如此爱父亲的母亲,为何要嫁人?

耐不住寂寞?

这句话在现代,也许不会有什么,可放在古代,那就是淫荡的意思了。自己母亲是淫荡的女人,是你,你受得了吗?

林恒看着李清萝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很多事情,可又不能说,只能以间接的方法说出来。他告诉李清萝,无崖子死了,虽不是事实,可无崖子的样子,和事实也没太大区别。而此次带他们来此,就是为了求证。

摇摇头,林恒转头看向四周。这里竹影森森,景色清幽,山涧旁有一巨竹搭建的凉亭,构筑清雅,极尽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眼看去,竟分不出是竹林还是亭子。如此奇景,让林恒大叹,只是他一看李清萝闷头赶路的样子,也就把心思憋在了心里,跟在她身旁小心照看,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掉落山涧。

山路虽难走。可两人轻功都不俗,李清萝更是全心赶路,林恒也紧跟着。不大一会,度颇快的两人便进入了一个山谷之中。谷中都是松树,山风吹去,松声若涛。又行了里许,两人看到前面有三间木屋,在木屋前的一株大树下,有两人相对而坐。

林恒、李清萝来到近前,看到两人中间有块大石。上有棋盘,两人正在对弈。林恒仔细打量这两人,他右的是一矮瘦、干瘪的老头儿,左则是个青年公子,看年纪大约在二十二三岁左右,与林恒年纪差不多大,手边放在一柄长剑。

就在林恒观察他时,青年公子却紧皱眉头,面色通红。突然。噗的一声,青年公子竟然喷了一口鲜血,吓了林恒、李清萝一跳,而对面的聋哑老人聪辨先生则是失望的摇了摇头。别人不懂。林恒却是明白他的意思。

想到原著珍珑棋局的破解过程,林恒失笑了一声。要破解这棋局,除非你是鬼才,不然就是蠢蛋。如虚竹一般,否则根本就无法破解的,因为就和原著中一般。没人会想要杀死自己一片棋子。这青年公子棋力不差,可依旧被困在了此处。

“聪辨先生,小生才智不足,无能为力,告辞!”青年公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脸色苍白的起身行礼,看也不看林恒二人,便带着剑走了。

看他的背影,林恒摇了摇头,显然又是一个被打击的青年。

“这是珍珑棋局……”就在林恒为他惋惜时,李清萝突然惊呼了起来,她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脱口道:“你果真是父亲的弟子?”

李清萝的话有些莫名其妙,苏星河是多少有些迷糊的,大概也只有林恒懂他的意思。

林恒握住李清萝的手,对她摇了摇头,转而对苏星河道:“聪辨先生,若在下破了棋局,可否回答在下几个问题?”

聪辨先生没有回答,点了点头。林恒对他笑了一下,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那聪辨先生抬手便要收拾棋子,只是林恒拦住了他,道:“不用!”说着,便是啪的一声,林恒一颗白字按在棋盘之上,头也不低的对苏星河一笑,一挥手便掠走了一片白字。

苏星河看向棋盘,大惊失色,指着林恒道:“你……胡闹……”

他这一开口却是把李清萝吓了一跳,这人不是聋哑吗?怎么开口说话了?

林恒一乐,道:“苏先生,这局珍珑可谓千古之局,此局不管从哪里入手,必死无疑,既然必死,为何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置之死地而后生……”苏星河一愣,喃喃自语。他满脸震惊之色,如此下法,当真没有过,可棋局本来就与事实相近,这棋不就是应兵法而生吗?兵法中既然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之说,棋局为何不能有?

想到此,他心中一阵明悟,便不再多言,而是认真打量棋盘,然后快下了一子。林恒对棋局早就有数,他在剑湖底的时候就试着破过这棋局,以他自己的棋力也是无法破解棋局,可当他随意杀死一块后,就现这棋局的破绽。此时再来,却是信手施为,度很快。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