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八三一章 刀疤的晚年规划(1 / 2)

作者:卓色彤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2018年7月11日,宜结婚、动土、安床,忌搬家、开业、开工。

夏日的圣彼得堡白天非常长,高纬度使得这里通常会有十五六个小时的日照,即便太阳落山的短短两三个小时,天边依旧会透出稀薄的白光。每年六七月间,圣彼得堡几乎是没有黑夜的城市。

晚上九点的街道,基本已经空旷了,没有夜晚的城市按部就班点亮了路灯,越发显得与白日里的喧嚣成为了两个世界。这个晚上,甚至连就地横卧的醉鬼也没有。不过,也许还没到时候。

圣彼得堡坐落在涅瓦河汇入波罗的海芬兰湾入海口的三角洲上,整座城市由五十多个被河水分割的岛屿组成,由无数桥梁将其重新连接成一个整体。

从著名的滴血大教堂洋葱头顶望去,十字架岛铺嵌在波罗的海边,像张开的蚌壳里的珍珠。

珍珠的最外缘,突然变得燥热起来,金碧辉煌的圣彼得堡体育场正在沸腾,巨大的呐喊声飘荡在城市上空,击碎了空旷的夜晚。

滔天的欢呼声送给了卓杨,全场六万五千名球迷,地不分中法,人不分老幼,全在用掌声和呐喊表达着对卓杨的敬意。

球迷没有那么虚伪,赛前法国几大球迷组织就联合声明:卓杨是法国永远的朋友,无论比赛结果如何,法国球迷都将会为卓杨欢呼,无论比分多少,卓杨进球都将会得到法国球迷的欢呼。

上一场卓杨把巴西球迷打服了,这一场还没打,法国球迷就先服了。

进场的时候,卓杨和刀疤亲热得就差勾肩搭背了。

“兄弟,你们两口子买东西那个架势,不是我说,不像过日子的样子。”刀疤是个守财奴,十分拒绝豪购行为,银行卡上的数字才是最重要的。

在刀疤看来,买东西超过一千欧元,基本就等同于丧心病狂的败家子。

卓杨知道他就是嫉妒,历来如此,便不往下接话茬。

“疤,先不说我买啥不买啥,你这个称呼首先就有问题。”卓杨说到:“我怎么听保罗说,你那天改口把我叫爸爸了?乖,今儿再叫一个。”

刀疤直接扭曲了脸,转过去冲着博格巴咆哮:“你麻埋批,嘴硬是快滴很。”

卓杨和博格巴,还有坎特、德比希、瓦拉内,大家一起笑得十分愉快。

中国队三将伤停,一路艰辛的法国也没好到哪去,尤其他们的后防线上,中后卫金彭贝和右边后卫帕瓦尔都因伤缺阵,还有中场恩宗齐,同样三人伤病。

但法国队好在板凳深度比中国队强得多,乌姆蒂蒂、德比希、马图伊迪三人,实际上比那三位还好用些。

刀疤、吉鲁、姆巴佩,坎特、博格巴、马退敌,德比希、瓦拉内、乌姆、埃尔南德斯,洛里斯。说这不是法国的主力阵容,谁他妈信呐。

中国队这边显然欠了点,尤其卡大西在中场的位置,损失太大,考虑再三后,斯福扎让郑誌来填了这个坑。

至于棟子缺阵的左边后卫,上一场证明了大朋很勉强,中国队只能采用B方案,把张希喆拉回去客串。

卓杨、艾克松、尤得水,大誌、李可、阿岚,马罗、小蒋、铁蛋、C喆,闫骏麟。

.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