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一百零二章 残酷的战争(1 / 2)

作者:喝一杯红酒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面对手上的弗雷迪,虽然安娜是医生,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手头没有医疗用品安娜也不能凭空治疗弗雷迪的伤势。

于是埃米尔跟狗狗一同深入德军的阵营,寻找能够治疗弗雷迪的药物。

在这里六六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解密的难度要比之前高了不少。

不仅仅需要注意德国士兵巡逻的时机,还需要配合狗狗一起行动。

废了不少的功夫,六六才终于操纵着埃米尔找到了治疗弗雷迪的药物。

而这个时候拜伦冯多夫早已经逃离了。

使用找到的药物治疗好弗雷迪之后,埃米尔他们很快又上路了。

这一次他们的旅程将要带着他们前往兰斯,而在兰斯。

德军进行了空袭轰炸,整个城市可谓是残垣断壁民不聊生。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面对齐柏林飞艇的空中轰炸,房屋倾圮无数。

无数法国民众纷纷逃离避难。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愤怒的弗雷迪想要上前去看一看情况,但又一颗炮弹落在了他的旁边,他只能躲在附近的洞里,而洞口则被爆炸落下的巨大障碍物所堵住,让埃米尔、安娜他们跟弗雷迪分开。

另一面的弗雷迪看着远处的齐柏林飞艇,发现没有办法跟埃米尔汇合后,径直一个人追了过去。

安娜开始救助伤者,埃米尔一个人没法推开障碍物,需要五个人才能够推开。

所以必须要跟狗狗一起去救助被困住的难民,然后再寻求他们的帮助推开障碍物追上弗雷迪。

而鲨鱼tv里面,看着这一幕的剧情,六六则是砸吧了下嘴一脸的深思:“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剧情是在暗示什?”

“连续两次被炸全部都是弗雷迪,这老倒霉蛋了啊,再配合他的肤色……”

说到这里六六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直播间的弹幕会帮她继续。

瞄了两眼直播间已经被带动的弹幕,六六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游戏上。

在拯救兰斯这座城市里面受难的民众时,六六注意到了一个特别的细节。

那就是在游戏里面,无论是作为主角的埃米尔,又或者是其他nc,所有的角色都是没有眼睛的。

但在一个被困在房间里的小女孩,她却是有着一对明亮的眼睛。

显然这样的对比也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嗯……当然,跟在埃米尔旁边的狗狗例外。

成功的解救完难民后,埃米尔跟狗狗立刻追寻着弗雷迪的脚步。

结果在大教堂遇到了拜伦冯多夫。

这里是连续两场boss战,第一场是埃米尔跟狗狗要通过管风琴的气管来进行攻击,可谓是创意十足。

而第二场则是控制弗雷迪捡起拜伦冯多夫扔下来但还没有爆炸的手雷,进行对齐柏林飞艇螺旋桨攻击。

在炸毁齐柏林飞艇两个螺旋桨后,拜伦冯多夫再次逃离,而这时候能够看见在飞艇上的驾驶员竟然是卡尔。

另一面安娜则是没有管埃米尔跟弗雷迪,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子带着狗狗朝着齐柏林飞艇坠落的方向冲去。

而这时候玩家也明白了这最后一名角色‘安娜’,属于她身上的故事。

在九个月前,安娜正在接受兽医的培训。

在她收到了父亲来信的时候,德军距离巴黎已经只有20英里的距离了。

父亲告诉她自己的身体很好,并建议她在战争结束前不要返回地处比利时的家。

但耐心等待显然不是安娜的个性,她决定前去寻找自己的父亲。

但在巴黎的所有出租车都已经被征用,用以运送士兵前往马恩河前线。

于是安娜在街头找到了一辆看起来损坏的汽车,然后修好了它并以司机的身份前往前线。

如同之前救下埃米尔跟弗雷迪一样,在这里同样是开车赶路的小游戏。

尤其配着名为‘康康舞曲’的背景音乐,甚至要比之前还要欢快。

旁边车辆的铃声,还有载着木桶颤抖的表现,都是完美的踩点。

更绝的是到了中后段路途的时候,忽然在路中间出现了两辆车子,将安娜的那辆出租车架在了中间两遍徘徊,充分表现出了什么叫做左右为男。

这时候节奏从欢快的‘康康舞曲’变成了奥芬巴赫的‘船歌’,仿佛让玩家置身夜晚的威尼斯河一样。

但还没等玩家的情绪沉浸进去,瞬间这节奏又无间隙的切换成欢快的‘康康舞曲’。

看着这一幕,电脑前的六六跟直播间的观众也都是乐了。

毕竟这场景实在是太欢快,且充满了愉悦。

同样在游戏中的安娜也非常的高兴。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